四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全职国医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打脸来了(三更)
    方寒的这一句话,放在秦州省中医院,不免就有些点评的意思,意思是说秦州省中医医院划分这么多临床科室其实有些本末倒置。

    什么胃病专科,肝病专科,难道不算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

    虽然方寒这个感慨并不仅仅是针对秦州省中医医院的,事实上现在中医的普遍情况就是如此,不少人都是在用西医的方式来研究和学习中医。

    是的,中医也有分科,儿科、妇科、外科、内科、针灸推拿、治未病,耳鼻喉等等,但是那也只是各有所长而已。

    就像薛子林,擅长给孩子看病,可不代表人家只会给孩子看病。

    而现在的不少医学院,医院,都把中医拆分开来,什么肝病,什么胃病,专门的去研究,其实这是相当不科学的。

    中医治病要统属的去看待问题。

    正应了那句,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没有全局观,中医是学不好的。

    中医讲究阴阳五行、天人感应,上下有工,五脏六腑独立存在却又相互依存,拆开来本就违背了中医的基础理论了。

    可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效果也是不同的。

    倘若这会儿站在这儿感慨的是郭文渊,秦州省中医医院这边或许就是虚心聆听的架势,可说话的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年轻,就相当让人不舒服了。

    刚才说方寒大放厥词的正是宋恒云边上秦州省中医医院的另一位科主任,耳鼻喉科的科主任石鹏林。

    “小友也是医生?”

    宋恒云倒是没有生气,反而饶有兴致的看着方寒,他看着方寒很眼熟,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方寒和刘建勋一起过来,这会儿还在参观医院,穿的也是便衣,所以宋恒云才有此一问。

    “嗯,我也是医生!”

    方寒点了点头。

    “你是哪家医院的医生?”

    方寒点头,宋恒云还没说话,边上的石鹏林却用鼻孔看了一眼方寒,大咧咧的问道。

    方寒年轻,今年也才二十六岁,这么年轻,哪怕是医生,最多也只是住院医生,住院医生在石鹏林这种科室主任眼中甚至都算不得是正式医生。

    医生,实习生也能说自己是医生,住院医也能说,主治也能说,然而实事求是的讲,也只有到了主治级别,才算是国家认可的医师职称,住院医,在各大医院那都是打杂的存在,也就比实习生规培生地位高一些罢了。

    “哎呀,方医生!”

    方寒还没来得及回答,刘建勋从卫生间出来了,远远的急忙小跑着过来了。

    “宋老也在啊,石主任!”

    刘建勋到了近前,也看到了宋恒云和石鹏林,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石鹏林的瞳孔就是一缩,刚才刘建勋称呼这个年轻人好像很尊重的样子。

    “宋老,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江中院急诊科的方寒方医生,郭老的学生。”

    刘建勋没有注意到石鹏林,而是急忙给宋恒云和方寒做介绍:“方医生,这位是我们秦州省中医药大学的宋恒云宋教授,宋教授同时还是我们秦州省中医药协会的副会长。”

    “方寒?”

    刘建勋这么一介绍,石鹏林就知道是谁了。

    随着华夏医药的几期节目的播出,方寒的名字早已经被不少中医人所熟知,哪怕是一些没怎么看过节目的人,也多少都听过方寒的名字。

    石鹏林是没看过节目,所以没认出方寒,可他是真听过方寒的。

    宋恒云也听过。

    “原来是方医生。”

    宋恒云明白为什么自己看着方寒眼熟了。

    “宋老好!”

    方寒客气的向宋恒云打了声招呼。

    “方医生客气了。”

    宋恒云急忙道:“方医生你是郭老的学生,我是秦州省中医药大学的教授,算起来叶向云叶老可是我们秦州省中医药大学的元老,以方医生你和叶老的交情,我也只能算是晚辈,可当不得你这一声宋老啊。”

    宋恒云这话虽然有些半开玩笑的意思,可边上的石鹏林眼睛瞬间就瞪圆了。

    !

    宋恒云竟然自认晚辈,那自己算什么?

    晚辈的晚辈?

    “宋老客气了,我也只是运气好,侥幸跟着郭老学习中医,您才是前辈。”

    方寒也是相当的客气。

    正所谓,老师傅,小徒弟,未出门的祖师爷。

    郭文渊在杏林界德高望重,门生不少,真要细细算,其实不少杏林界的名家医手都能和郭文渊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要么听过郭文渊的课,要么和郭文渊的某位学生有关系真要细细算的话,其实真的是算不清的。

    类似于江宇文一流,那是嫡系,称呼方寒师叔那是没办法,像宋恒云这种,那就太远了,都不算叶向云的学生,也只是受过叶向云的指点而已,方寒可不敢真的把人家当晚辈。

    而且叶向云昨天的寿宴上,方寒也没见过这位,想来那就更边缘了。

    “呵呵,那咱们就平辈论交。”

    宋恒云笑着道。

    “方医生,宋老,咱们换个地方聊吧,站在这儿总不合适。”

    刘建勋急忙道:“我这次特意请方医生来咱们医院,就是希望方医生能指出咱们医院的一些问题,正好宋老您也在,咱们一起聊聊!”

    “去我的办公室吧!”

    石鹏林急忙插嘴。

    丫丫的,原本以为是一位小年轻随便乱扯,没想到却是一尊真佛,真是见了鬼了。

    郭文渊的学生,叶向云的师弟,方寒的这个身份在秦州省中医医院的分量还是相当大的。

    类似于这种医附院,也只是人家医学院下辖的附属医院,要比原本的院校低一格,像宋恒云这种医学院的资深教授,在医院这边那都是不少科主任巴结尊重的对象,那就更别说叶向云了。

    叶向云退休前可是担任过秦州省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的,叶向云的师弟,石鹏林哪敢不重视。

    “小刘不错。”

    宋恒云笑着道:“任何学科想要进步,都不能闭门造车,就应该多相互交流,小刘你能有这种认识和想法,很好,很不错。”

    “宋老过奖了!”

    刘建勋笑着道:“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方医生水平高,见识广,要是能给咱们医院提一提意见,对咱们医院那是大有裨益的。”

    石鹏林看了一眼刘建勋,心情那就更复杂了。

    这个刘建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傍上的方寒这条大腿,冷不丁请人过来,还不陪着,让自己出了丑。

    “方医生,宋老,咱们这边请!”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石鹏林这会儿是拼命的表现。

    几个人就在耳鼻喉科的区域,也算是石鹏林的地盘了,宋恒云今天过来,也是被石鹏林请来的。

    跟着石鹏林进了耳鼻喉科,宋恒云就道:“小石啊,正好,方寒也在,咱们先去看看患者,等看过之后再聊。”

    “也好,不知道方医生方不方便?”

    石鹏林急忙看向方寒,心说这位不会记仇吧?

    “既然宋老要看患者,我就不掺和了,我和刘主任一起参观一下医院,等宋老您忙完了,咱们再聊一聊。”方寒道。

    这倒不是方寒因为之前石鹏林的话生气,而是一种态度。

    宋恒云受邀来给患者瞧病,方寒自然要避嫌的,要不然,万一人家觉得你是打算挑衅他呢?

    可边上的石鹏林心中却咯噔一下。

    糟了,方寒这是还记着自己刚才的话呢吧?

    宋恒云倒是猜到了方寒的心思,笑着道:“一起去看一看吧,正好探讨交流,没那么多讲究!”

    “那好吧!”

    见到宋恒云是真诚相邀,而不是表面上客气,方寒也就点了点头。

    患者是一位三十来岁的青年,并没有住院,今天应该是预约前来的,就在一间诊室候着。

    石鹏林带着宋恒云和方寒进了门,青年就急忙迎上前来打招呼:“石主任,宋老!”

    能让石鹏林专门邀请宋恒云前来,青年自然也是有些来历的,只不过这些并不是方寒需要操心的。

    “坐吧!”

    宋恒云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就诊桌后面坐下,石鹏林急忙搬了椅子放在就诊桌的斜后方,让方寒坐下,青年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这一幕,不过却没多说。

    “你的一些情况呢小石已经给我说过了。”

    宋恒云缓缓开口:“不过方医生并不清楚,小石,你再说一说情况吧。”

    石鹏林急忙点头,然后对方寒道:“方医生,患者是中耳炎,历时已经半年了,服药上百剂,看过不少医生都效果不大,目前的症状是耳流清水,不浓不臭”

    说着,石鹏林还把患者之前的资料放在了方寒面前。

    方寒拿起来,翻看了一下,然后放下。

    宋恒云等方寒看完,这才对青年道:“来,我先摸个脉!”

    青年急忙把自己的胳膊放上去,宋恒云伸手摸了脉,然后查看了一下患者的舌苔,这才看对方寒道:“舍淡脉迟,方寒,你有什么要检查的吗?”

    方寒笑着道:“我就不检查了,宋老您的诊断自然是没问题的。”

    “看来方寒你已经胸有成竹了。”

    宋恒云笑着道:“不介意先说来听听吧?”

    方寒微微一笑:“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依我看患者不应该来看耳鼻喉科,应该去胃病专科。”

    石鹏林脸色一变,丫丫的,这位果然记着仇呢,这不,打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