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三中文 > 都市小说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 第七十二章 不差
    “是,父王被奸人陷害,已经身亡。我来,是为了…”

    苍狼一句话未说完,撼天阙闻听颢穹孤鸣居然已经死了,顿时一股不平之意自心内升起,“你说谁死了!”

    心内的强烈不甘转化为怒火,撼天阙心中震荡顿时化为浩荡真气席卷四周。

    “你的父亲死了!”

    “你竟然死了!”

    “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谁准你死了!我都还未向你讨回,你对我所做的一切啊!”

    “你叫我怎样报仇!怎么报仇啊!”

    深仇无处还,重恨如何泻!

    满腔怒火如火山爆发,猛烈难收!

    “喝—啊——!”

    一声久久不断的长喝席卷罪海七恶牢,撼天阙源源不断的爆发体内真元。

    苍狼等人只觉自己入大海中一页孤舟,漂泊无定、几欲昏厥。

    “呼—”

    长出一口气,叶青提气凝元挡在众人身前。

    面对这绝世强者的怒火,叶青只觉自己用来抵抗的真气犹如开闸泄洪一般不断流失。

    想一想这还只是被困数十年的巨头级、近乎魔王级人物发泄的怒火,如果连这纯粹的真元爆发都无法抵挡,今后面对撼天阙必然在心中留下心灵破绽。

    叶青目露不服输的眼神,体内四层浑天宝鉴真元轮番运转。

    精神世界中的浑天莲花摇曳不定,随着叶青全神贯注的抵挡,逐渐在叶青体外显现。

    这一刻,叶青只觉眼中再无其他,唯有清浊阴阳四种不断变化的真元在撼天阙真气的压迫下,逐渐互相转化、生灭。

    就在叶青体内真元近乎耗尽的时候,浑天莲花终于完全显现,一股凭空生出的真元自叶青体内各处源源不断的生出。

    终于,怒龙停口,撼天阙一腔怒火暂息。

    而叶青此时,浑身上下有如从水中捞出,汗透衣襟。

    虽然精神十分疲惫,但随着体内源源不断新生的全新真元,叶青只觉自己的精神、真元似乎经过反复打磨,再上一个新台阶。

    “哈啊…哈啊…”

    一声长啸,让被锁数十年的撼天阙感到十分疲惫,但心内的怒火却支撑着撼天阙。

    狂龙停吼,被叶青护住的三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生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好恐怖啊!这一声长啸,几能可破山裂地。这个人到底是谁?”,看到白发苍苍,大口喘息的老者,风间始面露惧色,不无庆幸的说道。

    “面对苗疆战神,能够活命,庆幸吧。”,精神已经恢复,叶青感慨非常。如果不是当年在苗疆政变中蹉跎了几十年,想必苗疆此时已经在撼天阙和战兵卫的联手下横扫天下了吧。

    “战神!好久远的称号,现在居然还有人能记得那番往事。”

    恢复几分气力,听到叶青道出自己的身份,撼天阙略带审视的看向这个明显不是苗疆人的青年。

    虽然震撼于撼天阙的无敌之姿,苍狼却更加对向北竞王报仇,感到希望多了几分,“是,他曾经是苗疆的梦魇。但是,他也会成为我的胜利。”

    “既然有这么强的助力,那我为何不一开始就来此?”

    缓过神来,雨音霜问出心中疑问,但更加让人疑惑的是,叶青这个数年前加入西剑流的人,是如何知晓苗疆密辛的。

    只是,眼下显然不是询问的时机,雨音霜只能压下心中的好奇。

    “他们情况特殊,但有了他们的护持,我一定能将王权夺回!”,高举王室令牌,苍狼满怀希望的说道,“我一定要替父王、替王叔报仇!”

    “胜利?你想依靠罪海七恶牢?你想依靠王族亲卫?”

    似乎想到什么极其可笑的事情,撼天阙发出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这些罪链一旦打开,你们都别想活命。”语带不屑,撼天阙环视四周,如真正的王者在巡视自己的领地,“来啊。打开罪链,放出你的亲卫。看你能带走几个?又有几个会帮你?”

    “还是说,你打算先杀我。你杀得了我吗?你敢吗?”

    看着剧烈挣扎的撼天阙,苍狼回想当时颢穹孤鸣带自己来此的情形,说道:“我…不杀你!父王允诺过先王不杀你,我也不杀你。”

    上前两步,苍狼知晓自己除了这个苗疆王储的身份,别无所有,“我知道你是谁。只要你能替我杀掉北竞王,我就将王权交你。”

    “王权…?”,明明自己才是苗疆王位的第一继承人,将本属于自己的定西拿出来交换自己出手,撼天阙只感觉十分可笑。

    “哈哈哈哈哈哈!”

    “对一个早已被抹灭的存在,那种东西,还有什么意义吗?”

    看到撼天阙连苗疆王权都不放在心上,苍狼拙实不知道自己还能拿出什么来换取撼天阙相助自己。不禁下意识的看向似乎了解颇多苗疆隐秘的叶青。

    看到苍狼的恳求,早就打算加重自己在苍狼心中地位,叶青也上前一步,对撼天阙说道:“数十年前的那场苗疆政变,难道你就不曾心中有过疑惑?”

    疑惑?

    当然是有的,多年的战友突然背叛自己,能不疑惑?

    多年的青梅竹马,突然投入他人的怀抱,能不疑惑?

    看着叶青一副打算拿秘密做交易的样子,撼天阙带着几分怀疑问道,“你又是哪一个?凭什么和我做交易?”

    “哈—”,叶青打了个哈哈,不准备全部坦白,只是故意提点一二,“希妲、战兵卫。”

    嗯?

    知晓在颢穹孤鸣的多年努力之下,那段往事早已在苗疆彻底掩藏,能够知晓这两个名字,足以代表着此人最起码知晓一部分隐秘之事。

    被这两个名字勾起回忆,撼天阙盯着叶青,似要将其看透。

    被撼天阙盯着,叶青感觉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住的青蛙,浑身血液似有冻结之感。

    毫不退缩的与撼天阙对视,叶青体内再次浮现出浑天莲花。终于是硬生生承受住了撼天阙的逼视。

    收回目光,撼天阙淡淡地说了一声,“不差。但,还不够。”

    得了一句不差的评价,叶青知晓这是撼天阙看在自己的年岁尚青,却有天王级的实力,给出的评价。

    虽然叶青努力克制心情,但稍许成就感还是油然而生。

    能被撼天阙说一声不差,起码也算得上一流高手才行啊。